• 2005-04-11

    寒冷的春天

    越来越觉得长沙是一个变态的城市,上周四,晴空万里,气温高达24度,我在衡山祝融峰给风吹的很舒服。周五的夜里,半夜听见狂风和暴雨就这样袭下,心里在想周六的衡山怎么带客人上山。果然,到了今天,气温就只有11度了。好冷,街上的行人明显收拾好冬日的衣物,现在只有穿几件外套避寒!

    郭敬明的新书也开始在新浪的读书榜滑了下来,这是必然的。开始那些连绵不绝得香樟树给了读者太多的好感,后面的故事却忽然间变得象自传,变相吹嘘自己的坚强。长沙的市树就是香樟,我家旁边的那条马路就叫香樟路,不过它还在修理当中........

    有陌生人在qq上问,你是网络写手?我好像从来没有这个想法,讨厌陌生人象警察一样盘问我。他说我太吊,一辈子不会成名,我要成名?就因为写了这些?我想,你还是去黑名单比较适合你。还好最近qq老是出故障,可以省了很多事情。

    校园马路旁边的香樟不知道怎么的,居然有了红色的树叶,配合着嫩绿的新叶。《收获》第二期那个福建女子写了一篇《有一种树春天叶儿红》,春天红叶的树多吗?我喜欢这个城市的树木春天那种嫩绿的叶子,香樟在春天落下厚厚的老旧的绿叶,踩在上面有细微的声音发出,也许我的耳朵可能就听不见这种声音,也许这个声音只是我自己的冥想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