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06-03

    住院小记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bluegrey-logs/133342814.html

    @ 花莲

    躺在病床上打针,住院是第三天了。有同事在微薄上写祝福的话,也有人在微薄上说,要来看你吗?一个朋友开玩笑说,你看你,做人多失败,都没有人来看你。

    虽然在这样的一个大家都忙碌的年代,不会有人在乎你的工作伙伴是不是少了一个,或者多了一个。因为大家要忙的很多。只是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心还是酸了下。

     

    来了朋友看我,带来了一袋梨子,我是肺炎。忽然说起,10年前也是在这家医院。他来看我。提到从前,总是物是人非,人非物是罢了。

    提到他现在的朋友,也是谈了好几年了。之前一起去上海,然后回长沙。只是两个人的事情,旁人总是无法了解。说来说去,总是希望朋友能幸福的。

     

    提到他住的附近有个新开的野生动物园,都没有去过。只是说他姐姐的小孩强制来看,美其名曰是户外教育,看书本上的动物现实的模样。

    想起小时在外婆家的南瓜地里捕捉萤火虫的夏夜,有星星,有风,有大人边扇蒲扇边聊天的声音。这样的时间不会再有了。

     

    同病室的老爷爷的脚趾伤到了,医生拿镊子伸进脚趾居然都不痛。于是联系外科大夫,又搬到外科去,总归就是各种麻烦。

    陪护的大姐说他其实是肺癌,家人不敢说罢了。晚饭的时候,他只能吃流质,看护大姐做饭吃。我在床上打针,就随便聊聊。我说想出院了。老人说,我现在才知道身体是最重要的。工作,你不做,还有人做。等你做不了,老板也不会要你了。也是,所谓的同事,也就微薄上安慰下你。老板?都不知道在哪里忙呢。而年轻人,更要一次性把病治好,保护好自己,自己一个人在外面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上午打针的时候,老爷子上外科看病去了。电视在放《我的父亲母亲》,很老的电影。张艺谋的电影一贯都是场景美丽,故事简单。忽然看的很想哭,章子怡知道父亲送孩子回家的时候,跑到树林等他,看到他来,起立,又坐下,提着篮子,又放下。那种小心思,一览无遗。母亲站在那条路上等父亲,之后,他们再也没有分开过。

    十年前,我在火车上得了急病,一个人晕倒在车上,全列火车找医生,车长问找来的医生,是不是可以熬到北京看病。医生说,心跳都不正常了,还是马上下车吧。

    我第二天醒来,第一反应就是,糟了,你答应来接我的。我要怎么办,没有手机的年代。满脑子都是该怎么去和你说,为什么我没有到?

     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飞瀑 2007-06-03
    黑白记忆 2006-06-03

    评论

  • 乖,生病好了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