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3-11

    国内游要控制,境外游要禁止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bluegrey-logs/16813569.html

    @ 拙政园

    在全国政协小组讨论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韦苇提出新的观点:国家不应提倡国内游。他说:发展国际旅游,掏外国人的腰包增加本国外汇收入是应该的。但国内旅游是省域之间互掏腰包,当然也是掏富人的腰包为穷人增加就业机会,但不会增加社会财富总量,反而污染环境,消耗能源,损坏文物。所以要控制国内游的规模。(《新快报》)
      据报道,韦苇先生的观点一经提出,就引起了一片嘘声。旅游界人士认为“国内游对经济功不可没”,更有人提出控制国内游对穷人不公平,会令大多数人直接丧失旅游的权利。
      毕竟是新观点嘛,招来些质疑和非议在所难免。作为具有全国政协委员、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显赫身份的韦苇先生,应该是经济方面的专家,其观点无疑是有份量的。不说别的,单从其列出的国内游的几大罪状如“不会增加社会财富总量、污染环境、消耗能源”等来看,这国内游还真是“罪大恶极”,已经到了非限制不可的地步了哩!
      在对韦苇先生的高见钦佩得五体投地的同时,笔者也受到了启发,觉得除了“国内游”需要控制,对老百姓“吃饭”也应予以控制。原因跟控制“国内游”如出一辙:
      首先,吃饭不会增加社会财富总量。众所周知,吃饭不是一个创造财富的过程,反而是一个消耗财富的过程。农民辛辛苦苦种的粮食,菜农辛辛苦苦种的菜,稀里哗啦就进了人们的肚子里去了,稀里糊涂就消化掉了,多叫人心疼啊。
      其次,吃饭会污染环境。饭菜到了人的肚子里以后,不是消失了,而是经过一系列的消化过程变成了臭味扑鼻的东东,排放出来后严重影响环境卫生啊。哪个城市每年不都要在公厕建设、管理以及粪便处理上投入巨资啊。特别是有个别不自觉的家伙,随地乱拉,更是直接污染了环境。如果控制他们吃饭,不就没有这么多的问题了吗?
      其三,吃饭消耗能源。人类早已不满足于茹毛饮血啦,吃东西都要吃熟的,会消耗多少煤、天然气、电力一类的能源啊。如果算上由此要产生的锅碗瓢盆、燃气管道、输电线路等配套设施的消耗,简直是巨大的浪费呀。
      尤为重要的是,旅游人们是偶尔为之,而吃饭是每人每天都要做的事情。所以,我觉得,与其通过“控制国内游”来解决韦苇先生提出的问题,倒不如“控制吃饭”效果更好、作用更彻底。不知韦苇先生意下如何?你有没有兴趣从自己做起,先身体力行绝食数日给大家作个表率呢?  稿源:荆楚网 作者:乔志峰

    = = = = = = = = == = = = = = = = = == = = = = = == = = = = == = = = = = = = = =

    两会代表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成为新闻,好的自然是如此,明显胡扯的更是如此。全国政协委员、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韦苇提出新观点“国家不应提倡国内游”不知道算是哪一种,我个人的判断是第二种。在这里,就教于副院长大人樽前——没写错,是酒樽的“樽”字,感觉上该副院长是喝多了才这么说的。

    他的理由是,“发展国际旅游,掏外国人的腰包增加本国外汇收入是应该的。但国内旅游是省域之间互掏腰包,当然也是掏富人的腰包为穷人增加就业机会,但不会增加社会财富总量,反而污染环境,消耗能源,损坏文物。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看,旅游业是要控制在环境、交通、能源可承载的限度内的,所以要控制国内游的规模。”

    后半句我赞成,什么事情都需要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。但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,到底什么是控制的界限他没说。基本上这句从理论上可以赞成的话具有所有“正确的废话”的一切典型特征。

    前面那些话就是胡扯了。全社会财富的总量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,但旅游经济所带来的相关产业与产品,不知道是不是增加了我们社会的财富总量?如果是,这位副院长的经济学白学了;如果不是,“促进国内的消费能力以提升经济”这句话就是错的。后一种情况比较难堪,因为如果内部消费不能提高国内的财富总量,经济学的基础就被颠覆了。

    而且按照他的逻辑推导,何止是国内游应该限制,更应该限制境外游。或者说既然国内游都要限制,境外就根本不应该去。那不是给别人送外汇去了么?国内游被限制、境外游不许去,眼看着一笔一笔的外汇被赚回来,这是多让人兴奋的事啊。按照这个设想,我们的社会财富很快会增长,人民生活水平将有很大提高。就是这种生活让人觉得不太有意思,但我们还是有其他很多活动可以排遣的,比如听副院长讲经济学。如果副院长的经济学都失去了吸引力,大家还可以早早上床去享受其他方面的乐趣。生活原来是可以这么平静的事情,远方的山水与我们何干?我们只要在自己的家乡生活就好了嘛。我们有外汇啊。就是不知道去掉了对于远方的向往与期望,作为拥有很多外汇的国家的人民,是不是活得有些发呆?在我看来是这样,好多人平时工作十分辛苦,总是期望着有一天用这种生活换来一段时间,让自己活得像个对远方的未知拥有期待的人。如果这种向往都要剥夺掉、或者控制住,我们这里就真成那啥了。   稿源:南都网 作者:散人

   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 =

    文章提交者:女子傻好天真 加帖在 猫眼看人 【凯迪网络】 http://www.kdnet.net


    文章提交者:山海精1 加帖在 猫眼看人 【凯迪网络】 http://www.kdnet.net

    文章提交者:lzwwg 加帖在 猫眼看人 【凯迪网络】 http://www.kdnet.net

    最理想的社会是,一般不能外出,如果外出要有省级以上的证明。城里人只能在上班的地方,住的地方和够买生活用品的地方走动。农村的人只能在田里,住的地方和村里走动。计算下来一年最少要节约出几百万吨汽油。公安机关也基本没有事了,乡里乡邻的谁偷谁啊,不好意思的。还有就是不能读书,一读书就可以交流,一交流就有了思想,有了思想事情就不好办
 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    好!这样基本可以达到俺们极力提倡的
    河 蟹 社 会 了

    赶 快 拟 旨 ,着 国 务 院 发 布 施 行。

    文章提交者:yaojingbo111 加帖在 猫眼看人 【凯迪网络】 http://www.kdnet.net

    该院长没有搞清楚什么是财富的概念。财富是可被消费者消费的商品与服务。她的财富观是重商主义的财富观,即只有货币才是财富。西北大学经济学院的水平被该院长一句话彻底暴露了,西北大学不幸啊!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巫山 2009-03-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