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3-05-24

    以为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bluegrey-logs/234092802.html

    @ 落基山

    窗外的天空黑了下来,刺眼的太阳给我甩到身后,那些亘古不变的蓝色,也慢慢渐变为深蓝,远处是一道灿烂的橘红色,化作一条线,那是太阳在继续为另外一个半球工作。
    夸父应该一直没有跑过换日线,最后累死在路上。
    三毛最后离开撒哈拉沙漠,用丝袜吊死在房间。
    我想他们都是孤单的,最后无法忍受自己,结束了自己的生命…

    这是一次十四小时的飞行,飞机开始因为机械问题,让我们在飞机上等候了一个多小时。当飞机起飞的时候,旧金山的跨海大桥仍旧停留在原地,只是我早上从它身上试过,现在飞过它的天空。

    大屏幕上,显示飞行时间已经四个小时,显示飞过蓝色海洋,现在正在穿越一片陆地。大多数的人,都在黑暗中合眼熟睡,或者闭目休息。前排一个婴孩,忽然因为颠簸的机舱引起的失重感,发出大声啼哭…身旁的人,虽然眼睛闭着,但是脸上依旧露出不悦的模样…

    醒来的真不是时候,口腔因为连续十几天没有正常饮食,舌上的溃疡忽然痛的惊心,而刚睡着之前,用过的飞机餐,留下满嘴的苦涩,嘴唇因为加州的气候干燥,泛起白色硬壳,每晚睡前涂上一层润唇油,反而更加刺激。

    邻座的黑人男子,不知什么时候,拿出一本书籍阅读。看的缓慢,半个小时才翻到第十五页…

    忽然想到,鼓浪屿的夜空,听到海浪袭来,我牵着你的手,走过日光岩下那个黑暗的山洞,看见几颗星星,零星散落在郑成功的大石像旁。路边的凤凰树高大而茂密的枝丫上,挂着长条类似豆荚的果实。白天喧嚣的海边沙滩,海水袭来,大量游人留下来的白色垃圾。偶尔几盏路灯,忽明忽暗。一直往前走,一块,一块的矮小的厝屋连续出现,还出现路边卖烤香肠的老婆婆…

    再一夜,月光无比的透亮,站在月下,那光把整个人包裹起来,闪闪发亮。顺着那些古老建筑中的悠长小道,漫无目的的我们继续在游荡。如果墙壁能说话,我们经过的那些房子,不知道会告诉我们什么样的故事。高高低低中,我们来到一片墓地,你忽然紧张的握紧我的手,其实没什么害怕的,对吗?我们终将和他们一样,来到这里。忽然想起,这片墓地旁的客栈倒是便宜的很,开始本想住这省钱,也是给你否决了…高大的榕树,在月光下,留给地面的光亮就是偶尔风吹过的罅隙,开心的我们跟随那点光亮互相奔跑。

    旅行,本就不用刻意安排。随着心和时间,总能找到日后回望起来的买些小确幸…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东湖 2006-05-24
    忘记吧 2005-05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