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地铁里面的风呼啸还是在呼啸,第一次看见呼啸这个词,是在隔壁那个叔叔家的大书柜上,那个时候我只认识山庄两个字,就问叔叔,山庄上面是什么啊?他说这本书叫呼啸山庄,说的一个复仇的爱情故事。我只是好奇的看着很帅的叔叔,山庄还会呼啸啊?幼儿园的老师说呼啸就是风很大的时候吹过的声音,不过这个山庄的名字很特别哦。现在我终于体会到了呼啸接着呼啸的感觉,只是那个叫做呼啸山庄的书我不曾完整的看过,我觉得爱一定就会有恨,就像作者写的一样,我会在路过某个路口的时候,忽然的恨起来,那个我们曾一起经过的商场怎么还是那么繁华……

    城市变的很大,我毕业之后还是选择了一个节奏缓慢的城市。和我的个性一样,我对于计算和算计都是那么迟钝。节奏太快的城市我受不了,偶尔在平面媒体上看见要关注过劳死的新闻,总是莫名的想到大学时经过的那条号称堆满城市精英的街,他们默默的快速的行走。然后在办公室工作,工作。然后在某天忽然的衰老,忽然的疲劳。然后想起你现在的模样,是不是也和他们一样,用着最新款的智能手机,穿的不是那么干净整洁。不过你一定不会象原来要逗我开心时蹦蹦跳跳的在街上装傻。你一定就像我每天上班时看见的那些男子一样,在漫天灰尘城市中匆忙追逐那拥挤的公交车。也许头顶的发丝现在能看见丝丝的白色痕迹。2000年的时候,林忆莲在唱着:也要看着你 直到感觉你的发线 有了白雪的痕迹。只是我不曾看见那白雪的痕迹慢慢的长出,我看到了结果。 

    我又来到了这个城市,忽然的觉得陌生。我找不到原来的公交站牌,看不懂那忽然冒出的城市环线,这个城市,仿佛那四年中,我不曾来过。傻傻的在地铁站看着硕大的地图,然后我还是分不清东南西北。就像那个时候,总是牵着你的手,跟着你走,记得那年去黄山,虽然上山和下山只有一条路,可是还是紧紧的跟在你身后……地铁只有两个方向,而且是循环的,坐错了只要不下车,终究会到那个地方,只是你应该不曾停留在那里。

    手机在有网络和搜索中来回的奔忙,感觉它很可怜,一定要有个网络才能支持它。要不就是废铁一团,还好我慢慢的从废物慢慢复员,只是怎么到了这个城市,那种熟悉的味道怎么就咆哮着呼啸而来。看来傻瓜都一样,都不懂逃过悲伤,因为总有梦想在心上,所以甘心流浪,傻瓜都一样,执着在天平中央,对错摆在两旁不能忘,怎么走都丢了方向,我们都一样。

    忽然的到站,地铁破旧如同昨天,抬头看见你就靠在地铁的站牌这么望着我,突然发现心中翻动一团未曾熄灭的火,很多朋友早已经走出我的生活,我所有的梦却只有你全都看过,记得我们分手那年你受了一点点委屈,今天我还不时琢磨那些点点滴滴,地铁列车接上所有的人匆匆驶过,霎时站台上就剩下我们两个……